听歌、切菜、打游戏你真以为外国人坐地铁都看

  这样“外国真香”的论断常常活跃于各大社交平台,“”我们的流量。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伦敦地铁于1863年1月10日通车,至今已建成总长400多公里的地铁网,共有11条线万人次。

  伦敦地铁有超过50%的线在地面运行,但多数地面线位于伦敦市区外。在地下运行的市区线中,部分站台有无线网络信号,但所有隧道里都没有网络覆盖。

  据记者观察,伦敦地铁车厢里整体较安静,读书看报的人比例较高,但也有不少乘客会全程埋头看手机,玩小游戏或看离线视频。而在能联网的地面线上,看手机乘客的比例更大。

  吉娜·柯林斯家住伦敦东区,工作地点则在西区。每天她花在地铁里的通勤时间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

  “我的背包里装着书,也装着下载好游戏的手机。在地铁里看书还是玩手机,取决于当天的心情和车厢状况。毕竟,在夏季拥挤而闷热的车厢里我是没法静心看书,”她说。

  而如果有网,第一选择是用手机上推特或脸书,第二选择是收发电子邮件,第三选择是看视频。

  一些受访者表示,这段时间让他们心安理得在地铁里阅读小说或者打盹休息,但44%的受访者认为坐车时没有手机信号是件很烦心的事,五分之一的人认为这段时间被白白浪费,还有四分之一受访者表示考虑为了手机信号而放弃地铁换成其他交通工具。

  纽约地铁早在1904年就开始运行,发展到今天已有28条线,部分线小时运营。

  久远的历史既是骄傲也是累赘,纽约地铁硬件设施之“脏乱差”在发达国家名列前茅,无线网络那是不用想了。

  列车行进行时,车厢里没有任何手机信号或无线网络。有紧急情况需要联系人或查阅信息,只有利用列车进站的短暂时间。

  不过,这并不是说纽约人就不刷手机,他们只是用手机干些不用上网的事儿,比如听音乐,记者就多次见过塞着high得摇头晃脑的人。此外,读书读报、跟朋友聊天或者啥也不干的也大有人在。

  在地铁上一边听直播一边看书的姑娘钱德勒告诉记者,她每天上下班得花一小时在地铁上,乘车时一般都会看书或听新闻,“因为这是一天里难得的读书时间”。

  她认为,地铁里有无线网络固然好,自己估计会看看社交网络的更新;但没有也无所谓,看书听新闻也很好。话虽如此,但当乘坐的七号线驶上地面后,钱德勒立即拿起了手机。

  不过,她认为,地铁还是装有无线网络比较好,因为乘客可以查看交通,确保自己没走错,走错了的话也能及时更正。

  日本的铁网遍布全国,他们常说的“电车”(类似于轻轨的面铁道交通)不仅是城市内重要的交通工具,同时兼具我们“火车”的概念。

  “电车”多在地面上,手机信号不太受影响。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日本的手机运营商积极推进手机信号覆盖地铁,例如东京地铁,在2013年就实现了手机网络信号全覆盖。

  记者根据观察粗略统计,车厢内大约45%的人在刷手机,10%的人在读书,剩余45%在休息或小声聊天。

  56岁的公司职员铃木告诉记者,他每天大概花4个小时在电车上,一般会用手机处理公司业务,也会看新闻、刷网页、看视频,看手机看腻的时候也会读书。

  而满头白发的石井(音)老人则笑着告诉记者:“(我在车上)有时用苹果手机听音乐,有时读书,有时候还会睡着。”

  日本人在车厢里做什么,不仅受个人兴趣影响,以下两个日本“特色”也是难以忽略的因素。

  另一个则是车厢内对使用手机的。日本注重公共空间内互不影响,所以车厢内的经常提示要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并且不要在车厢内打电话。同时,由于之前有研究表示手机信号会对心脏起搏器产生影响,所以日本的电车要求“当车内人多拥挤时请在优先席附近关闭手机”。

  人通常被作为爱学习的“标杆”出现在网络上。然而身在首都,记者的真实体验与网络留言却有较大差距。

  当然也不可否认坐城铁的人里,有这样的人群:读书、看报、写作或是织毛衣。这类人群年龄不一定是年事较高的群体,年轻人中也有这样的“”存在。当一些人期待着5G时代时,他们仍然坚定地选择生活在2G空间。这在这是一种后现代生活流派:切断与的干扰,注重人们生活最需要的元素。

  不过,只通过玩手机和看书报区分“新、旧”两派城铁人群,可能就比较粗略了。因为是个包容性较大的城市,与上班族居多的地铁相比,城铁可以说是“光怪陆离”。

  一些人是一族。每年城铁会组织不穿裤子乘城铁活动,参与其中的男男只着,大张旗鼓地穿梭,坦诚相见。

  市交通公司曾为宣传自己的“”的服务拍过一部音乐电视。这一片子以地铁查票员的视角生动再现搭乘城铁画面:

  黑哥特风青年与老奶奶同坐哈皮狗带着鲨鱼帽衫占座搭城铁搬家搬沙发主妇切洋葱刮奶酪球迷用喇叭吹队歌长发变性人、男男叠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ywanrun.com/shoujiyouxi/2019/0126/140.html